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滚动图片
 

 

 
 
王德春

---- 2009/6/26
 
 

语言博大精深,修辞无处不在

 

中国修辞学会会长王德春教授为文通学子讲修辞

 

在日常生活中,优美而得当的语言往往会让交流者彼此的心灵靠得更近,如果将语言比作是我们灵魂的解释者,那么言语中的修辞则是沟通灵魂的桥梁。4月24日晚,国务院突出贡献专家、中国修辞学会会长、上海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导师王德春教授应文通学院邀请在逸夫报告厅为同学们开设了“修辞的魅力”专题讲座,文通学院院长周俊波教授主持了本次讲座。

“语言体系中,修辞学的研究主要在语体、态度色彩、感情色彩等方面。李四光是地质学之父,其中这个‘父’就不能换作‘爸爸’,虽然父与爸爸意思相同,但这句话也不能说成李四光是地质学的爸爸。这就是在使用修辞时必须注意的语体问题。”王教授以通俗易懂而又不乏幽默的语言开场,很快调动起同学听讲座的兴趣。

饱含“民族文化意义”是王教授对修辞学独到而精辟的概括,他以“沉鱼落雁”“碧月羞花”为例,解析了其中丰厚的语言学意义:短短两个词中直接来源于西施、貂禅、王昭君以及杨贵妃古代四大美女,揭示了深刻的历史文化意义。其中雁、花、月这些文学意象的使用又极具民族文化色彩。王教授特别提到了民间认为“碧月羞花”是以牡丹花都不好意思开放来喻指杨贵妃的美貌。这相对于李白诗中“名花倾国两相欢”中将杨贵妃的美貌与牡丹花并列更具有感染力,这也反映了对使用的同一意象的理解在修辞的表达效果上具有重要作用,而普通百姓的修辞也不一定就逊色于名家。然而同一意象往往又会具有多个意义,以蜡烛这一意象为例,龙凤彩烛中的烛是借代,指结婚;风前烛、瓦上霜中的烛是指迟暮;送红烛中的烛则是喻指甘于奉献的人,特指教师。王教授精彩的诠释从另一个方面体现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修辞主要依靠比喻、排比、拟人等一系列的修辞格实现,“古时候的辩才称自己如果不使用比喻就无法辩倒对方,可见修辞的重要性。然而并不是使用了修辞就能为话语增色,有时候双关不成妙语,得适情况而定。”王教授继续说,“初唐四杰中杨炯好用比喻,池塘中的水泡都能被他比喻成是出水而未开放的芙蓉花。然而他的文学成就还是排在了善用质朴语言表达观点的王勃的后面,可见语言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其言语资源很丰富,但是如何使用还得依靠个人的言语修养。”

修辞的魅力不仅仅体现在文字表达上,更渗透在丰富的言语交际中。为什么狄得罗会认为霍拉斯老人的“让他死吧!”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为什么四婶一句“你放着罢,祥林嫂。”会让祥林嫂几乎精神崩溃?王教授一语道破玄机:因为每句话都有它存在的语境!霍拉斯老人为了国家的存亡,在两个儿子战死敌场的时候,忍痛说“让他死吧!”,这是舍小家为大家;祥林嫂身处封建社会的底层,“你放着罢,祥林嫂。”足以让她在封建礼教中挣扎直至精神崩溃。那么是不是注意了具体的语境,交流就能无阻碍了呢?当然不是。随后,王教授又引经据典,以“你”与“您”的区别使用为例,向同学们讲述了根据人际关系的权势、亲疏、平等来调节与不同人的交流;以对名家名作中主人翁的对白来阐述了根据不同的社会心理来减小话语中的信息差以实现成功交流的经验。

修辞意义主要体现在人与人的交流过程中,因此修辞的使用直接关系到人们的交流情况,王教授就此又以刘禹锡的《陋室铭》为例证,给出了几点建议:说话时要有主题,要能抓住话语中的信息核心,注意话语单位的使用以及语句的前后衔接。

 
   

 

                    版权所有:中国修辞学会读写教学专业委员会
                    邮寄地址:北京东区100026信箱116分箱            邮编:100026
                    联系电话:(010)57110134、57110136            传真:(010)52037048        
                    京备案号:京备ICP09063534号   您是第4859621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