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师讲堂
 

 

 
 
陈文新:语文教学应尽量减少“煞风景语”

---- 2009/5/27
 
 

语文教学应尽量减少“煞风景语”

                 ——以王羲之《兰亭集序》为例

 

陈文新

 

在艺术批评中,有一种议论,虽然条条有理,头头是道,但却破坏了美好的情调,使人扫兴,这就是所谓的“煞风景语”。袁枚《随园诗话》卷七第29则举例说:

七夕,牛郎、织女双星渡河,此不过“月桂”、“日乌”、“乘槎”、“化蝶”之类,妄言妄听,作点缀词章用耳。近见蒋苕生作诗,力辨其诬,殊觉无谓。尝调之云:“譬如赞美人‘秀色可餐’,君必争‘人肉吃不得’,算不得聪明也。”

的确,一个人惯作“煞风景语”,我们可以承认他聪明,但只是钻牛角尖的聪明,不是研究文学的聪明。是假聪明,非真聪明。

 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千载流传,它作为美文的价值不必谁来辩护。不过,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倘要来这儿寻用武之地,说几句“见解深刻”的“煞风景语”,倒也不难。

比如其中有这样两句:“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就学理而言,这是对庄子的反驳。《庄子·齐物论》中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认为生与死是相对的,二者之间并无截然的区别。又说:“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认为长寿与夭折是相对的,对于更短命的来说,夭折的人也算得长寿,而与更长寿的相比,彭祖也算短命。王羲之断言:庄子的话是荒谬虚诞、没有根据的。

刘琨《答卢谌书》说:“昔在少壮,未尝检括,远慕老、庄之齐物,近嘉阮生之放旷,怪厚薄何从而生,哀乐何由而至。……自顷輈张,困于逆乱,国破家亡,亲友凋残……然后知聃、周之为虚诞,嗣宗之为妄作也!”斥老、庄一流为“虚诞”、“妄作”,其措词与王羲之相近。但二人话中潜含的意蕴却大为不同。据《晋书》王羲之本传和《许迈传》记载,王羲之与许迈“为方外之交”,“共修服食”;王羲之《杂帖》并言之凿凿地说:“物养之妙,岂容复言,直无其人耳。许君见验,何烦多云矣。”“许君”即许迈,“见验”即显现出灵验。王羲之相信,服食确有灵验,修神仙、求长寿并非不可能的事,所以他鄙薄庄子徒耍嘴皮的相对论。而刘琨所强调的则是:面对亲友的死丧,人必然忧戚于中。老庄的相对论无助于排解这种悲凉意绪。

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低徊慨叹,情溢于辞,清新朴素,极缠绵悱恻之致。流传后世,表明读者自有公论;但如果一定要炫耀钻牛角尖的聪明,穷究其义理,发掘其内蕴,结果味同嚼蜡,岂不煞风景么?

行文至此,不由得想起鲁迅。他的《中国小说史略》无疑是一部经典,而其长处,便在于艺术感觉的敏锐,而不以钻牛角尖为能事。比如,今人评俞万春《荡寇志》,动不动就是反对农民起义,立场有问题,鲁迅却说:“书中造事行文,有时几欲摩前传之垒,采录景象,亦颇有施、罗所未试者,在纠缠旧作之同类小说中,盖差为佼佼者矣。”钻牛角尖的聪明,便于作者纵横捭阖,甚至肆意“解毒”名著,而给读者带来的却是美感的丧失。

由此可见,在语文教学中尽量减少“煞风景语”,的确是一件值得重视的事情。否则,许多名篇佳作,便难免被那些钻牛角尖者所阉割。

      (作者系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版权所有:中国修辞学会读写教学专业委员会
                    邮寄地址:北京东区100026信箱116分箱            邮编:100026
                    联系电话:(010)57110134、57110136            传真:(010)52037048        
                    京备案号:京备ICP09063534号   您是第4859621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