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组佳作欣赏
 

 

 
 
张广磊:慈母手中线

---- 2009/5/27
 
 

                                              慈母手中线

山东省章丘市第四中学      张广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坐在公车上,他突然地就想起这首诗来。谁写的,忘记了。什么时候学的,也忘记了。他甚至连诗的题目都忘记了,只是端端地想起这几句来。车刹了一下,他碰到了前面座位的背,眼里的泪,洒了满怀。

他有好些年没坐公车了。他自己有车,好车;也有一家公司,用着另外一个繁华城市最昂贵的写字楼。然而,这都只是曾经。也许这才是真正现实的社会吧,他为之奋斗半生的事业,于一夜间,云散烟消。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嗅不出半点怜悯的味道。他回家,回老家,也只有挤公车。

老家他是极少回的,少到他几乎认不出这发生了变化的故乡。以前的岁月总是匆匆,蓦然回首他才发现,所有关于故乡,关于他年少时轻狂和欢愉的记忆,都已模糊成了轮廓。当然,迎面扑来的风还是蓄满了熟悉的气味。这种久违的熟悉将他整个儿包裹起来,使他想起了那首诗,让他脚底泛起的阵阵温暖畅流全身。

他的脚底垫着母亲手工织就的鞋垫,白底红线,牡丹图案。母亲的女红是极好的。他依稀记得,自己十三岁即赴外地求学,走时正是穿着母亲做的衣服。后来,他成了事,忙,回不得家,母亲折腾上大半天的路程来看他,往往也会带上她亲手织造的小物事。毛衣,线裤,围脖,手套,甚至是袜子,一针一线,一丝不苟。他起初也是喜爱的,渐渐地却就不再穿了。母亲的手艺好不过城里的机器,亦没有多少花样可以变换。杜鹃牡丹,富贵平安,土里土气。当然,后来母亲也就不再来了,人老了,再经不起折腾,又不惯住在城里,就只能通过电话听听儿子的声音。母亲把她做的那些个东西,托偶尔顺路的村人捎给他;而他对自己雇的保姆说:以后再捎这些东西来的话,你帮我收起来就好,不用叫我挨个看。

再后来,破产。债主们轮番登门,房子、车子都在抵押之列,连屋里的电器也被搬得一空。他独自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发呆,那个城市夜以继日的喧嚣与他再无干系。保姆当然也是要走了,临走,保姆小心地说:老板,之前乡下捎来的那些东西,俺当你不要了,都给俺孩子了,俺……

他的心在那一刻非常的疼。他没有为难保姆,只是把母亲最后捎来的一双鞋垫留下了,白底红线,牡丹图案的鞋垫。然后他拉起行李,回家。

前尘流散,韶华不再。除了家,除了母亲,他已无处可去。

村口已然在望。他本能地站起身,走向车门。脚底的温暖愈加强烈,他在这一霎那间才明白,原来母亲的一针一线,真的都绣满了牵挂,而正是这牵挂,才最能为他遮风挡雨,最能让他魂牵梦萦。他忽然间很想看一看母亲这些年里做给他的那些东西,然而,这只是徒增他的懊悔。

更近了。他已经能够看到村口的老榆树,还有榆树下那个伛偻的身影。那是他的母亲,他毫不怀疑。只是他知道,他并没有把今天回家的消息告诉过任何人。

慈母手中线。

他的眼泪再一次地落下来。      (指导老师:王树美)

 
   

 

                    版权所有:中国修辞学会读写教学专业委员会
                    邮寄地址:北京东区100026信箱116分箱            邮编:100026
                    联系电话:(010)57110134、57110136            传真:(010)52037048        
                    京备案号:京备ICP09063534号   您是第4859621位访问者。